■悦贞

“贞子,你回村来了吗?我包饺子,你和孩子们过来吃吧!”

昨天,接到老妈的一个电话,叫我去吃饺子。我家和娘家只隔两三里路,骑电车几分钟就到。可惜,我不在村里,去不了。

今年临开学时,我去县里照看孙子上学,本来计划每个星期天都会回村里的。前天,看到网上有消息说,因为修路,通往村里的那段路封路了。

因为回村要绕很远的路,所以近段时间没事就不回去了。

接完老妈的电话,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。

老妈虽然已经七十六岁了,但她走路、做事都还像年轻时一样敏捷。老妈高个子,一头微卷干燥的白发,每一根都有个性地支棱着,年轻时饱满好看的圆脸,不知啥时候被大大小小的老年斑抢占了地盘。

老妈是我们姊妹几个的遮天大树,更是我们人生路上的前行灯塔。

以前,我们由衷地佩服老妈的能干和聪明果敢。现在,随着年岁的增加,老妈身上的母性光辉竟是与日俱增,我说出来,大家看是不是吧。

每次我们去娘家,老妈总是先要急着给我们做饭,即使我们说在家里已经吃过了,老妈还非要给我们热点米汤或者倒点开水喝。

吃罢饭,老妈早就收拾了碗,在案板上的盆里洗去了,我们只需搬走屁股下的小凳子和小饭桌。同样勤恳的老爸一手扫帚一手簸箕,就来打扫掉落在地的馍花菜渣了。

我也早是做了母亲的人了,但是对待儿女这方面和我的老妈比起来,总觉得内心有愧。因为我没有老妈这样的耐心,和我的儿女们谈话时,常常以大压小,没有好言语,所以过后又懊悔。单就这一点,我真心地佩服老妈,老妈就是我的榜样。

我五十多岁的人了,在老妈面前好像还是未出嫁的小姑娘。有次,我去娘家,她发现我感冒了,便立即说:“走,我带你去保健站拿些药。”

我说:“我自己去就行。”

老妈却说:“你一个人去咋行呢?到那里你不会说,我给医生说。”

我不由地笑:“哈哈哈,你还当我是三岁小孩啊?”

每当我想起这一幕,我的泪水总是不由得模糊了双眼。

我这个老妈啊,像老母鸡一样,总是想用她宽大的翅膀继续呵护着她的儿女们,殊不知,她的儿女们现在也是半百的人了。

老妈同邻居相处也是非常通情达理的。邻居家的门改了方向后,把两家道路的一半圈在了他家院子里,只给老妈留了一条大门那么宽的路。

等我们知道后问老妈,怎么会这样呢?老妈说,能走过去就行了,那一半是人家的,就由他吧!

千里修书只为墙,让他三尺又何妨。万里长城今犹在,不见当年秦始皇。如果大家都和老妈一样宽宏大量,也就没有千里修书这回事了。

我和全天下所有的人一样,都非常尊敬自己的老妈,不仅仅是因为她的慈爱和善良,还有她的勤劳、耿直、大度和正直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