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静

我在城区,母亲在乡村,故乡的路一头连着城市的繁华,一头接着乡村的孤寂。三十来公里的路似乎很短却又很长。回家的路很短,短到四十分钟便可抵达,回家的路似乎又很长,在唠叨中计划着,不觉中已念叨了两三个月。

故乡的一景一物,一花一草,一人一情,念之切切,款款深情。故乡有佝偻着身躯的老母亲盘坐在门口盼儿归,公式畔上父亲洪亮的呵斥牛犊的声音传九霄。鸡叫狗吠、羊咩猪哼,鸟儿低飞在院前叽叽喳喳叫个不停,燕子停落在屋头电线上呢喃细语,远处的羊群像移动的白靶点缀在半山腰,近处的烟囱缕缕青烟为湛蓝的天空调入灰白色,一幅乡村田园图跃然眼前。吸着躁动的心,引着忙碌的身,牵着思念深情,走近,走进,驻足。

穷僻的山沟里,还有一个家,有一盏被母亲点燃的灯火,它温暖着老屋的角角落落,时刻召唤着我回家的脚步。回家吧,独孤还等待着安抚,脱下那穿梭在人群中的戏服,吹开心中的雾,抖一抖疲倦的臂膀,轻装回家。

微微和风吹过,拂面而来是泥土的芳香,是深沉的思念,更是久违了的惬意,放下皮囊,卸下包袱,回到家中与最亲的人儿团聚,与故乡重逢,与时光追忆,享受回忆里的美好,欢快,愉悦,驱散了身体的霾,血管里流淌着兴奋的音符。

踏上沟壑绵连的黄土地,全身充满了踏实厚重感。啊,久违了的黄土,那黄土路上一步一个深深的脚印,刻着人生的圆与满。一抹黄土扬洒而下,飘飘洒洒散落各方,如星星点点的我,在异方漂着,摇曳。

我喜欢这黄土地,走在黄土路上,绵软的黄土不硌脚、不累脚,脚步都是欢快的,泥土气植入骨髓,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欢快悦动。我知道是这生我养我陪我长大的黄土地赐予了我神奇力量,让我兴奋,让我愉悦,更让我平心享受黄土地上的景与物。黄土疗伤、黄土赐力,神奇的黄土地啊,让我牵念着、眷恋着、享受着。怎能离开你,怎能舍你而去,依恋你余温尚存的怀抱。

回家的路,是世间最暖的归途。外面的风景再美也抵不过回家路上绵延起伏的山壑,抵不过黄土的蜿蜒,千山万水,回家的路最美。无论走多远,故乡在牵念,爹娘在盼守。生活的路很长,回家的路却很短,无论身处何方,别忘了常回家看看。

本文来源:榆林日报编辑:张倩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